香港马今晚开什么生肖资讯搜索,香港蓝月亮免费资料开

118图厍护民图库

突发!ST长动将易主河津原首富史氏家族太原迎泽大街最“高龄”烂

发布日期:2021-11-25 09:10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突发!*ST长动将易主河津原首富史氏家族,太原迎泽大街最“高龄”烂尾楼也将披上振兴袈裟……

  在拿下*ST长城之后,作为长城系掌舵者的赵锐勇、赵非凡父子,A股布局的野心也进一步凸显。2014年,通过受让股权方式,赵锐勇、赵非凡父子成为四川圣达(*ST长动前身)的实控人。入主四川圣达之后,赵锐勇、赵非凡父子亲自操刀,主导一系列并购且给公司换了新名字,足以可见父子二人向动漫业务的文化类企业转型决心。不过,*ST长动(000835)近几年业绩却持续亏损,如今*ST长动还面临着易主。

  2月3日晚间,*ST长动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控股股东浙江清风原生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风公司”,原名长城影视(002071,股吧)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赵锐勇的告知,其与山西振兴生物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振兴生物”)于2021年2月3日签署《表决权委托意向协议》。清风公司、赵锐勇分别将所持有*ST长动18.46%、1.01%的公司股份所代表的投票表决权、提名权、提案权、股东大会召集、召开权、出席权等相关权利委托给振兴生物行使。

  振兴生物成立于2018年7月19日,注册资本为1亿元,该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生物药品、兽用药品、中成药的开发经营,史曜瑜系振兴生物的法定代表人。通过Wind查询,振兴生物的人员规模有27人,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为史俊杰。

  若表决权委托达成最终协议,振兴生物通过上述协议将合计拥有*ST长动6361.966万股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占公司总股本19.47%。权益变动完成后,*ST长动第一大股东仍为清风公司,但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

  山西振兴集团,位于山西省西南部、晋秦黄河汾河交汇处金三角的河津市铝工业特色园区,是以煤、电、铝为联产项目、多元化经营的大型民营企业集团。

  振兴集团的背后,是山西河津原首富史珉志。史珉志曾持有振兴集团98.66%股权。

  史珉志出生于山西河津市,他创办了山西振兴集团,出任董事长。曾经被评为全国先进个体劳动者、全国新长征突击手,山西省人大代表,受到过多位国家领导人接见,因为振兴集团将干涧村打造成全国示范村,多位部长级官员亲笔题字。

  振兴集团也曾是颇有名气的地方煤电铝企业,一度跻身全国民营企业500强和山西省工业30强之列,2005年振兴集团与三九集团签订协议接过了上市公司控股权,后者也自此进入“振兴”时代,并开启历时漫长的保壳之路,期间上市公司名称变更为振兴生化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简称仍为*ST生化。

  为了实现恢复上市,振兴集团通过资产重组等方式耗时长达六年,直至2013年才得以“如愿”再度回归,但由于子公司对振兴集团的担保尚未解除,上市公司无法实现全部“摘帽”,证券简称于2014年变更为ST生化。

  但未曾想,因资产重组而注入的山西金兴大酒店和振兴电业成为“烫手山芋”,上市公司也因此导致股改承诺迟迟未完成,不仅完全摘帽的想法无法实现,且因历史遗留问题引发的投资者诉讼和大股东债务问题屡屡让上市公司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可谓麻烦不断。

  不过,更具戏剧性的是,作为原有上市公司资产的血制品子公司广东双林业绩表现却愈发稳健,使得“紧箍咒”下ST生化仍保持着足够的市场吸引力,公司此前曾是A股唯一一家被公募基金举牌的被ST上市公司。

  而深知旗下上市公司发展潜力的山西振兴集团,从2015年开始便尝试为上市公司“摘帽”扫除障碍,并于2017年成功借助“金主”中国信达置出振兴电业和金兴大酒店这两大不良资产,借此山西振兴集团在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时作出的承诺也得以完成,上市公司摘帽最大障碍如愿清除,之后的事情便为市场所熟知了:

  2017年6月,浙江知名民企“联合体”——浙民投突然“杀出”,通过旗下浙民投天弘斥资近30亿元要约收购ST生化股份,目标直至拿下上市公司控股权。虽然此后山西振兴集团希冀通过“借力”中国信达和引入知名房地产商佳兆业集团进行“阻击”浙民投入主,甚至不惜与浙民投“对簿公堂”,但“实力不俗”的浙民投还是于2017年12月如愿完成了对ST生化的要约收购。

  在此背景下,自知实力有限的振兴集团选择退出上市公司实控权之争,不过却“执意”将所持大部分上市公司股权转让给佳兆业旗下的深圳航运健康,同时将剩余股权(转让给中国信达)的投票权也委托给深圳航运健康,并退出上市公司董事会。

  2018年5月,浙民投、振兴集团和佳兆业三方“握手言和”,浙民投和佳兆业提名人选如愿进入公司董事会,双方“共掌”ST生化的局面形成,山西A股最强股权攻防战就此平稳收官。虽然之后三方再起波澜,但随着振兴集团顺利将股权分别转让给佳兆业和中国信达,上市公司股权和管理层之争均渐趋平静,振兴集团得以“全身而退”。

  2018年11月,上市公司成功“摘帽”,证券简称由“ST生化”变更为“振兴生化”,看似只是简单的两个字母,公司却为此整整等待了12年之久。

  2019年11月19日,“振兴生化”正式变更证券简称为“双林生物”。对于这家公司而言,随着新股东的入主和名称的变化,这家一度因股权争夺战而备受关注的公司,将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在更名前,曾经的振兴生化业绩正在明显转好。2019年10月18日晚间,振兴生化披露的三季报显示,公司在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41亿元,同比增长1.0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7亿元,同比增长58.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1.11亿元,同比增长48.73%。

  2017年6月21日中午,“野蛮人”浙民投方面经过为期三天的紧张准备,按照相关制度要求,同时向上市公司、深交所和山西证监局递交了整套的要约收购报告文件,标志着这场围绕“ST生化(000403)”的股权争夺战的正式开战。

  2017年12月12日,公司发布公告称,浙民投天弘要约收购股份的过户手续已办理完毕,本次要约收购后,浙民投天弘及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ST生化29.99%股份,超过原第一大股东振兴集团22.61%的持股。

  世界晋商网还注意到:太原五一广场三晋国际饭店旁有一座烂尾25年左右的建筑名为“金兴大厦”是太原较早突破100米的建筑一出太原站就能看到非常醒目、刺眼。

  建筑功能为“商业、办公”、建筑28层、主体100.6米,意味着迎泽大街上最高龄烂尾楼起死回生 !据世界晋商网了解,这个大厦也是振兴集团产业,

  史曜瑜在2015年10月被选为ST生化董事长,同时接过的还有总经理和财务总监的位置。直到2018年1月17日,他才卸下重担,只保留了董事长的职务。

  公开资料显示,史曜瑜生于1985年8月,2009年本科毕业于中国人民空军工程大学法学专业。史家控制的振兴集团当时为ST生化的最大股东。2015年,他从兄长史跃武手中接手ST生化时,刚满30岁。史曜瑜不仅是公司董事长,还同时担任公司总经理和财务总监。

  据悉,2014年8月14日,四川圣达原控股股东圣达集团将持有的2607.7488万股股权转让给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集团“)。彼时的股权转让完成后,长城集团成为四川圣达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赵锐勇、赵非凡。2014年底,四川圣达证券简称变更为长城动漫(000835,股吧)(*ST长动前身)。如今,赵锐勇、赵非凡却要出局了。

  关于公司实控人变更的相关事宜,北京商报记者致电*ST长动进行采访,对方工作人员表示“自己不了解相关事宜,董秘现在不在,具体什么时候回来不清楚”。

  振兴生物受让表决权背后有何盘算?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致电振兴生物在Wind披露的电话进行采访,但对方电话并未有人接听。

  值得一提的是,受易主消息的刺激,*ST长动2月4日股价涨停收盘。截至2月4日收盘,*ST长动收于1.51元/股,当日涨幅为4.86%。

  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长城动漫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约7494.91万元、4006.32万元,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约-4.5亿元、-4.08亿元。

  由于2018年度、2019年度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长城动漫2019年12月31日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值,同时公司2019年年度财务报告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2020年6月29日长城动漫股票被“披星戴帽”。

  从业绩预告来看, *ST长动2020年全年经营情况同样不乐观。2020年三季报中,*ST长动曾预计公司2020年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亏损1.6亿元至1.9亿元。2021年1月29日,*ST长动又对2020年业绩预告进行修正。*ST长动修正后的业绩为预计2020年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亏损约1.7亿元至2.3亿元。

  若2020年归属净利润最终为亏损,*ST长动将现三连亏。若*ST长动2020年年度审计报告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的净利润孰低者为负值且扣除与主营业务无关的业务收入和不具备商业实质的收入之后的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或者公司2020年年度审计报告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或者公司2020年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或者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将可能在2020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被继续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在赵锐勇、赵非凡成为大当家之后,曾提出要将长城动漫打造成“东方迪斯尼”。但从实际经营来看,这一愿景落空。

  赵锐勇、赵非凡拿下四川圣达实控权的当年,进行大刀阔斧的战略转型。2014年11月28日,彼时四川圣达披露重大资产购买预案显示,公司要收购标的包括杭州长城100%股权(持有美人鱼动漫100%股权和滁州创意园54.26%股权)、滁州创意园45.74%股权、宣诚科技100%股权、新娱兄弟100%股权、天芮经贸100%股权、东方国龙100%股权、宏梦卡通100%股权,上述标的交易价格为10.16亿元。

  通过上述交易,赵锐勇、赵非凡意在将旗下上市平台的业务扩展至动漫娱乐及创意文化领域。

  记者注意到,当时四川圣达收购上述7家标的公司均有溢价,其中天芮经贸、宣诚科技、新娱兄弟、东方国龙4家公司的评估增值率则高达23883.6%、17098.27%、12769.54%、1072.76%。

  2016年,这家公司变身为长城动漫,且剥离了原有的焦炭业务,公司主营业务彻底变更为动漫游戏及相关业务。从长城动漫披露的2016年年报来看,杭州长城、东方国龙、天芮经贸、宣诚科技4家公司均未兑现2016年的业绩承诺。

  疯狂并购在后续几年的风险也被放大。*ST长动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公司旗下部分子公司业绩对赌到期,公司推行的激励政策在2018年已经开始实施但是还未体现出理想效果,个别子公司营业收入大幅下降,导致审计评估时商誉减值计提数值高达3.27亿元,是公司2018年产生亏损的重要原因。数据显示,仅新娱兄弟在2018年商誉减值准备就高达2.2亿元。

  “主要游戏公司新娱兄弟在2019年因资金短缺人员离职,经营业务停滞,全年营收同比下降44%;公司动漫板块公司,东方国龙、宏梦卡通、诸暨美人鱼等公司以及游戏公司宣城科技,全年基本处于停业状态,几乎没有收入,商誉减值金额约2.71亿元”“,*ST长动在2019年年报中如是表示。

  在投融资专家许小恒看来,对于新主来说,如何扭转*ST长动业绩颓势是关键。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ST长动实控权变更存在不确定性。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告诉记者,让渡表决权这种授权本身是不稳定的。*ST长动亦在公告中称,公司控股股东清风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赵锐勇持有的股份有部分被质押、全部被冻结以及轮候冻结,存在被法院拍卖、变卖的可能,进而导致振兴生物在受托取得表决权后发生表决权丧失及与正式委托协议不一致的可能。

返回